笔下文学 > 狂暴行星 > 第四章、时间线紊乱

第四章、时间线紊乱


  空中,零以自己最脆弱的腹部作为诱饵果然吸引来了敌人的进攻,只见两只锋利的鳌足向他呼啸而来,零不但不多更直直的迎了上去,鳌足与零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咔嚓”的一声,双鳌足被齐刷刷的折断,零的脸上此时显露出得意的笑容。
  随着笑容的散去,零的脸庞也发生了变化,双嘴逐渐裂开,两只巨牙刺出嘴唇,头顶钻出两只触角不断的摆动着片刻便锁定了对方的位置,随后一口唾液直射而出,正中敌人并瞬间显露出外形,显露在零面前的是一只在柔软章鱼身体上覆盖了甲壳类昆虫外骨骼的异类,此时由于零唾液的腐蚀性这只异类正发出痛苦的惨叫,零没在理会他而是径直落向山底,随着身体的下落零的身后突然伸展开两队带有缜密翅脉的半透明状翅膀,逐渐减缓了下落的速度稳稳抵达了谷底。
  谢廖沙隐蔽过的岩石顶,零来到这里,此时仅剩下谢廖沙衣服的残骸碎片。
  “你还要在我的身上站多久?”谢廖沙的声音突然从零的脚下传来,零笑了笑抖动着翅膀悬浮了起来,他脚下的岩石逐渐显露出人形,不一会儿赤裸着身体的谢廖沙出现在零的面前望着他说:“我觉得我选择了错了基因改变,应该选一个带翅膀的东西!”说着谢廖沙将手伸进了嘴里掏出了一只竹节虫的残腿。
  “穿好衣服,别暴露了!”零边向四周张望着边说。
  谢廖沙在面前的自己衣服残骸中挑了挑,又随手从自己屁股的位置掏出了很多粘液,片刻后粘液凝聚成了丝,谢廖沙将它们穿过了刚刚从嘴里逃出来的竹节虫残肢并利用缝合了衣服碎片,虽然不成形但好在能够遮挡自己的身体了。
  “可能来时间线彻底乱了!”谢廖沙对零说。
  “这早就在博士的预料之中了!”零回答。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谢廖沙说。
  “赌什么?”零显露出很感兴趣的语气,看来他是接受了谢廖沙的建议。
  “就赌,看看我们到底能撞见几条时间线的人!”谢廖沙说。
  “我输了自断一指丰富你的收藏!”零说。
  “我输了,自掏一只眼珠丰富你的收藏!”谢廖沙迎合到。
  “哈哈哈……”零笑了笑,“我说有四条!”
  “嗯……”谢廖沙想了想,“我猜,不多,有五条!”
  零向着谢廖沙突出了有口唾液,而谢廖沙也向着零吐了一口,两个人的唾液在空中撞到了一起随后四散,随即零说到:“以此为誓!”谢廖沙也同声说到:“以此为誓言!”
  “现在我们已经遇见三条了!”谢廖沙说,零点头表示同意。
  停靠传送舱的山洞,扎克与欧阳俊彦两人紧紧的背靠背靠在传送舱的舱体旁,眼神在四处搜索着,突然俊彦感觉到脚下一阵剧痛猛的低头一看,只看见自己的一只脚此时已经被一条巨大的章鱼出售缠绕住了,他赶忙调转枪口对着自己脚下射击,章鱼的肢体外此时突然生出了坚硬的外骨骼挡住了俊彦的子弹,但奇怪的是子弹并没有被弹飞二十全数吸附在外骨骼之上,扎克看到一愣刚要去解救俊彦却突然感觉到面前生风,他本能的双臂交叉格挡,只感觉到自己的双臂瞬间被章鱼的出手死死的缠上且很快传来的热感并越来越强,扎克断定用东西在融化自己的外装甲,他迅速眨动眼睛开启植入电脑的自我防护系统,一股电流穿过他的外护假直抵手臂,只听见“嗷”的怪异叫声,他面前的章鱼被弹飞了,跟着扎克伸手抓想缠绕住俊彦脚步的章鱼触手,电流直接击穿了它,这只章鱼也不得不松手,但扎克并没有松手而是使劲一抖且加大了电流,章鱼想要逃走却根本无法挣脱扎克,被电的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逐渐尽数显露在二人面前,俊彦举枪便要射击,慌不择路的章鱼突然将两个肢体变异成竹节虫的肢体直直的刺向俊彦,俊彦一个转身躲过了攻击,扎克迅速掏出自己腰间的匕首重重的剁了下去,“当”的一声,出乎扎克预料这肢体并没有被砍断,而仅仅是改变了方向刺向地面,俊彦急中生智随身跳了起来向着肢体的关节处用力跺了下去,肢体瞬间深深的插入了地面,章鱼又将身体另一侧的三个肢体甩过来刺向扎克,扎克微微笑笑直接在面前利用植入电脑操纵打开了虫洞,章鱼的肢体伸进了冲动,扎克关闭了虫洞,章鱼的身体被硬生生的切断了,跟着扎克加大了电量章鱼根本难以承受被电回了人类原型,瘫软地躺在了地上,双上肢早已经无影无踪。
  看见面前的这个人欧阳俊彦不由得疑惑起来,扎克没迟疑调转枪口向着洞口开枪,几枪过后他有些愤愤的甩了甩手放下了枪,自言自语地说:“被他跑了!”
  “你,能看到他们了?”欧阳俊言问。
  扎克先是认真的搜索了一番岩洞,随后看向俊彦笑了笑说:“听说过自由变形吗?”俊彦摇摇头,但没等扎克继续解释,传送舱的风挡玻璃突然被撞碎了,武松飞了出来。
  “直接演示给你看吧!”扎克说着身体猛的一使劲开始了变异,只见他的头部变得巨大,下颚变得细长比逐渐长满巨牙,后脊长出鱼鳍,双手逐渐合,手指将要连在一起但又被强行分开,扎克的上半身变成了抹香鲸的摸样。
  随着变异的完成,扎克于空中一口咬住了什么东西并用力一扯,将这个东西摔向洞口,但扎克并没有松口而是使劲的左右甩着脑袋摔着这个东西,岩洞中的岩石也被摔得四下飞溅,直至他逐渐显了原型,又是一条便形成章鱼形态的克隆人。
  欧阳俊彦利用镣铐锁住了之前被擒获的克隆人,又协助扎克将刚刚打出原型的克隆人控制住,扎克慢慢的恢复了原型,武松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看见了武松扎克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说:“怪不得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在这里!”扎克指了指武松,又抹了抹头上的汗说:“全乱了!”
  “是,全乱了!”欧阳俊彦也跟着说到。
  “你的意思……”扎克不明白欧阳俊彦所说的意思疑问到。
  欧阳俊彦指了指被擒住的两名几乎一模一样的光头克隆人说到:“这不是我们的敌人!”
  听了这话扎克明白了俊彦的意思说:“你的意思是他们可能来自别的时空!?”
  “根本不存在什么平行时空,说明他是从另一个与现在不同的未来或过去来到这里的!”武松说。
  “真够乱的!”扎克说。
  欧阳俊彦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到:“看来时间线已经成了马蜂窝!”
  扎克伸了个懒腰有些懒散地说:“不管来的人是敌是友,至少我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那就是稳定属于自己的时间线!”这一句话一出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三人互相看着目光中显露出怀疑。
  “喂,我们都是人类!”扎克打破了寂静。
  欧阳俊彦也放下了猜忌说:“抱歉!”
  “我现在开始怀疑,我所处的时间线是不是正常的了!”扎克缓了缓神经说到,“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让时间回归正常!”
  “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我们人类战败了!”欧阳俊彦说。
  扎克说:“在我的时间线,我的先祖们曾经说过这样一条道理,优胜略汰是自然界不变的法则,任何人都不要妄想改变它,因为这势必会得到自然的报复!”
  欧阳俊彦点点头说到:“我们的世界也有这个说法,都说人定胜天,可到头来只是人类的不自量力!”
  两名被擒获的克隆人先后的苏醒了,纷纷传来了他们的呻吟声,注意到了他们扎克掏出手枪对准了其中一人的脑袋问到:“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名克隆人却并没有理会扎克的问话,只是砖头望向另一人最终发出令扎克难以理解的声音。
  “喂喂喂,说人话!”扎克说到,说着枪口用力的捅了捅他的脑门。
  突然这名克隆人发出巨大音量诸如宣誓般言语随后身体慢慢融化掉了,触碰到他脑袋的扎克的手枪也跟着融化了起来,扎克赶忙松手扔掉它,另一名被擒的克隆人也跟着融化起来,很快三人面前只剩下两滩蓝色血水并逐渐溶解掉了附近的岩石。。
  见到这般情景,三人疑惑的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扎克率先打破了沉默:“别想了,现在我们首要的目的是找到失踪的两个人!”
  “你说的应该不是我们!”谢廖沙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与零两个人从岩洞外跳了进来,看见洞内的情景以及已经千疮百孔的传送舱谢廖沙并不是很吃惊的说:“我靠,看来我们……至少一段时间内会被困在这个时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