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女总裁的专职保镖 > 第3639章 服部家的计划

第3639章 服部家的计划

    室内寂静了片刻后。
  
      老者眼眸灿动,问道:“宣赋那孩子现在去了哪?”
  
      孔宣仁说道:“他说出去游历追寻祖宗脚步去了。”
  
      “嗯,天地在变,我们孔家圣子未出世之前,宣赋的确还得好好锤炼。”
  
      “回去吧。”老者下来逐客令,孔宣仁连忙稽首离开。
  
      孔家将孔宣赋逐出家门,是有他们的考虑,同样的以圣贤遗蜕送风家,也是有他们的考虑。
  
      孔宣仁看了看今晚的月色,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白凌方醒了,脸色阴沉得可怕,若不是在大韩海域之中被导弹袭击,那么他怎么可能会输。
  
      李福渊在得知自己被大韩的舰队坑了之后,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特么是谁让他们干的,这么坑队友。
  
      他不敢见白凌方,所以,他对外说自己今天挨了那风修一巴掌,伤了元气为由躲过了白凌方等怒火。
  
      白凌方此刻不仅恨半路杀出了的大韩舰队,还恨死了那个风修,简直是不可理喻。
  
      至于王大东,他更恨,恨自己怎么可能会输给了他。
  
      而且全古武界的人都知晓了,这让他如何能够见人。
  
      “哇……”
  
      他想到这里,气急攻心,又吐了一口浓郁的鲜血,饶是以他现在修成的龙体,也经不住这般摧残。
  
      他身边有白家的子弟,看见自家的家主又吐了一口浓血,不由得焦躁起来。
  
      板桥别三此刻也不好过。
  
      他也接到了来自东阴的消息,脸色阴沉得可以拧成水来。
  
      “伏击王大东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就连宫本家的宫本千流也被吓得躲在海中不敢冒头。”
  
      板桥别三根本不敢相信,宫本千流那可是比他强烈不止一星半点,这等人物也被吓得躲在海中不敢冒头,这面临的对手是有多强。
  
      其实他是不知道,盛怒之下的风修拥有大帝的战力,连王大东都不敢与之怎么对抗,也就白凌方动手的时候跟着动手而已,但也狼狈不堪。
  
      风修的含怒一击,让那些本来就小看的东阴人古武者应接不暇,一下子就悲剧了。
  
      几乎是瞬间就是全秒。
  
      大帝就是这么恐怖。
  
      板桥别三现在脑壳很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主要是他告知了东阴方面,也就是说此事他也有参与,但现在不一样了,许多家族的强者因此陨落,这笔账也得算到他的头上。
  
    &nbp……”他心里暗骂,心情极差。
  
      王大东却感觉不错,虽然有个风修添堵,但是对方中了他的怀孕凝视,要想摆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王大东心情不错,以至于大家为了庆祝,吃完饭就去唱歌,好不开心。
  
      王岩和陈炫两人取得的成绩也不错
  
      王岩端着一大杯啤酒,得意的说道:“要是我师兄在,这第一指不定还不你的。”
  
      王大东看着他红彤彤的脸,闻言白了他一眼。
  
      李扶摇的速度那可是变态级别的,不久前在西方,有个人作死,被他一剑从地底送到了天上不知道现在飞到哪里去了。
  
      要是他参加了,那还玩个屁。
  
      所以他觉得孔家的安排十分的合理,像玉虚子他们就不用参加了,直接扛着摄像机跟着跑就行了。
  
      说到玉虚子,今天他居然也来KTV了这让王大东他们颠覆的对他们这些上了年纪大老道的印象。
  
      玉虚子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这还是他师兄邱云给他介绍的,他当时不以为然,现在觉得外面可比呆在龙虎山有趣多了。
  
      “唉,难怪师兄要离家出走。”
  
      玉虚子这才知道邱云干嘛跑路了。
  
      王大东他们嗨了一夜,倒是燕九儿表现十分的抢眼,一首首歌信手拈来,简直是当之无愧的麦霸。
  
      至于她的宠物旺财,则蹲在角落,看着花花绿绿的房间被吵闹的声音吵到怀疑龙生。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旺财的内心是崩溃的。
  
      小六却痴呆呆的看着燕九儿,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除了他别无他人。
  
      次日……
  
      服部天狼再次出现在那个会议室之中。
  
      服部小次郎笑着看着自己这个爱子。
  
      “大家也得到了消息,宫本家的宫本千流居然在海中泡了一夜才回来,这脸可丢大了。”他幸灾乐祸都说着。
  
      服部天狼推了推眼镜,镜片折射出摄人的寒芒。
  
      他的几位长辈陆续发话。
  
      “难道王大东就这么强吗?”
  
      “对啊,这么多强者更是险些全军覆没。”
  
      他们非常的疑惑,服部天狼推了推眼镜笑道。
  
      “据我所知,王大东当时是被一位疑似大帝都强者追杀。”
  
      他们才了然。
  
      “原来如此。”
  
      他的有个叔叔冷笑道,“那王大东可死了。”
  
      服部天狼摇头。
  
      众人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服部小次郎满意的看着服部天狼,让后看向其他人说道:“祖宗昨晚上下了密令,令我等想办法进入王大东在江都设下的阵法之中,尔等可有什么计划。”
  
      “要不,请一尊式神出动,听天狼说过,那阵法之中非常的不简单。”
  
      “那请哪一位式神?”
  
      “姑获鸟大人如何?”
  
      “大天狗大人呢?”
  
      几个人纷纷建言,然后几个人又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了姑获鸟。
  
      最后,服部小次郎看向服部天狼。
  
      “天狼,这次计划你全权负责,回来就和公主结婚。”
  
      服部天狼起身躬身答应,推着眼镜起身,镜片折射出寒芒映衬着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十分的邪魅。
  
      ……
  
      泰山顶上,孔宣仁已经让各大势力的代表都抽了签。
  
      只不过,今日风家的风修和白家的白凌方都没有来,都让其子弟代劳。
  
      大家伙面面相觑,都猜到了什么原因,都把目光看向了王大东。
  
      大家伙心照不宣,心里面偷着乐,特别是那些参与赌他们谁赢的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王大东简直就是他们的财神爷。
  
      那些看王大东不顺眼的也感觉王大东从来没有这么亲切过。
  
      孔宣仁对昨天谁赢了也是只字不提,今天一来就进行了各势力年轻一辈的比赛。
  
      王大东抽到了丁组,梁家的也抽到了丁,这让梁靖元的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