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三国之烽烟万里 > 第115章 伏兵连阵

第115章 伏兵连阵


  华雄率领数百西凉精骑算是杀出重围,但却是狼狈不堪,情急之下往山林而走,不由得迷失了路途。
  走了很久,众人皆是人困马乏,加之天气寒冷,华雄无奈只好下令歇息。
  华雄奔波一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翻身跳下战马,靠着一颗松树歇息。脸上血水汗水混在一起,又粘又腥气,让他很不舒坦,旋即扯过披风擦了一把脸,又抓了一把雪在手掌中摩擦一通,往手心里哈气。
  刚把气息喘匀实,只听得四面八方杀声四起:“生擒华雄,生擒华雄。”
  只见前方山头赫然耸立一员骑将,这员大将声如洪钟的怒喝道:“华雄小儿,尔可认得你家夏侯爷爷?”
  来者正是夏侯惇,奉命在此等着华雄到来。
  华雄脾气火爆,岂能容夏侯惇辱骂,遂搬鞍认镫上了坐骑,口中骂道:“呀呀呸的,夏侯家的兔崽子们,欺人太甚!刀来,看本都督砍了此獠!”言罢,自有亲卫递过去金背砍山刀。
  夏侯惇挥动着长戈,拍马迎战华雄。
  夏侯惇的戈跟一般的可不一样,这柄长戈的援刃探出二尺多长,玄铁铸就,灌铸金汁,利刃呈暗金色泽,锋利无比,在风雪中更显杀气凛凛。援刃之下的柲杆探出七尺七寸,整个看起来这戈跟个大镰刀一般。长戈的用法简单粗暴,其刃横出,可扫击,回返可勾击,往前可刺,由上而下可劈砍。
  此戈乃是夏侯家祖传之物,相传乃是夏侯家先祖夏侯婴所用兵刃。而夏侯婴被刘邦封为滕公,此长戈又叫滕公戈。曹操初见此戈时,叹道:“好兵刃,真是金乌出云割残月。”又得名:割月镰。
  夏侯惇此时已经与华雄开始了一场恶战。
  夏侯惇长戈势大力沉,连连劈砍七八次,长戈带着罡风一次又一次的砸向华雄,夏侯惇的长戈彰显沉、准、狠三则。
  华雄举起金背砍山刀硬是招架住了这次猛攻,双手攥紧了刀柄,由于夏侯惇的怪力,虎口被震的鲜血直流。又缠斗数十回合,华雄越打越觉得难受,心中暗道:如何我只是防守,无法进攻呢?
  不由得胸中急躁,不知该如何化解。
  怪只怪华雄心浮气躁,小看了夏侯惇,虽然夏侯惇舞动长戈之法很单一,翻来覆去就是扫、勾、刺、劈,但是单单就是这四式就让华雄吃不消。本来这四式不算什么,但加上夏侯惇的臂力,却产生了质的升华。
  终于,华雄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蹩脚的防守,拼尽全力斩出一刀,退出了战圈,不再恋战,用刀柄连拍战马,战马唏律律吃痛,飞奔而走,华雄带着仅有的一百多骑兵再次仓皇逃窜。
  夏侯惇见华雄败退,呼出一口浊气,浑身酸疼,也不好受。吐出一口黏痰,骂道:“娘的,华雄这狗贼可真难缠。要是再打下去,老子非累死不可。”
  原来夏侯惇是卯足一口气,坚持到现在,若是再这么斗上几个回合,让华雄摸清了底细,恐怕败的就是他了。
  华雄一路往下游河畔的渡口而走,心里盘算着由水路顺流而走,过孟津,再返回虎牢关。不成想孙坚率部已经在此等候他多时了,这才引出一场大战,孙文台孟津渡口斩华雄。
  华雄带着残兵败将刚刚来至孟津城前,只见城上吊桥落下,城中杀出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乌程侯长沙太守,破虏将军孙坚孙文台。
  只见其头顶火红色帻巾,身穿烂银甲,内衬红绸锦缎袍,腰间斑斓虎皮束带,挂着松纹古锭刀。手持丈二长槊,座下花斑忽雷驳,也是神骏一匹,白身黑尾,浑身墨色斑点,马嘶声如击鼓,四蹄飞奔而来。身后元从心腹乃黄盖、祖茂,二人也是当世的虎将,还有其子侄孙翊、孙贲两小将。四将身后,乃是孙坚的禁卫精骑破虏营,约五百骑,各个皆为悍勇异常的铁骑。
  华雄见如此阵仗,连战夏侯兄弟两阵的他,实在没有气力再去招惹孙坚了,不由得心中恐惧感骤增,一向逞勇斗狠的性子收敛起来。调转马头,带着残部就往北面的孟津渡方向而去。
  所剩无几的百余西凉骑兵,又被孙坚等人杀了三四十个,华雄也是当今有数的猛将,他纵横凉州数载,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这也不能怪华雄实力不济,只是这次他碰上的这些对手太过于强大。
  前有曹操、戏志才算计,后又夏侯兄弟、孙坚这等猛将夹击,这伏兵连阵之势,可谓厉害的紧,纵使你在骁勇的上将,也受不了这轮番的进攻。
  华雄他现在还能活着,可以说算是造化了。
  而孙坚定然是穷追猛赶,建功立业之心极为迫切,誓要阵斩华雄。
  孟津渡从孟津县城北部横穿过境,穿越群峡谷,跌落峭壁之间,急湾多,落差百余米。河谷两侧山峰,山高坡陡,多种植被茂盛生长,山水林草诸景诱人。
  华雄可没心思观赏怡人的景色,在他如今看来,每一处茂密的植被之中可能都有伏兵,每一处俊秀的山巅都可能落下滚石擂木。稍有差池,可能就一命呜呼。正可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华雄率众马不停蹄的穿过河谷,要尽快的赶到渡口,只要上了船就逃出生天了。
  不知颠簸了多久,终于看见了孟津渡口,华雄心中涌出生的希望,见到黄河,这才是他的救命稻草。旋即加快了脚程,急切的赶往河岸边。来在河岸边的渡口,华雄的心再次陷入了深渊,命运彷佛在跟他开玩笑。
  这渡口破败不堪,已经废弃了多时了,别说过河,连艘破舟都没有。
  华雄仰天长叹道:“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所剩的数十亲兵,听闻华雄长叹,眼中纷纷透出绝望。
  这时一名骑都尉说道:“将军,咱们跟他们拼了吧,反正横竖都是死。”
  “就是,拼了。”“他娘的,拼了。”“对,拼他娘的”……一时间众人都报了必死的决心,一个个青筋暴涨,眼珠子血红。
  正所谓:患难真情生死与共。
  华雄一时间鼻子酸了,他想不到如此时节一众亲兵还能不离不弃,但他不能落泪,以免影响了士气。
  遂收拾心情说道:“诸位兄弟都是好儿郎,他娘的,咱们也破釜沉舟一回,死也要死的像爷们儿。西凉铁骑,上马迎敌!”
  言罢,他手中金背砍山刀往前一挥,率先朝来时的路冲去。身后数十名骑兵,嗷嗷怪叫,紧随华雄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