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三国之烽烟万里 > 第114章 典军校尉夏侯渊

第114章 典军校尉夏侯渊


  大雪纷飞,寒风一阵又一阵吹过巍峨的太行山,山中植被众多,被大雪覆盖,极为适合埋伏。
  可是严寒的天气依然让埋伏在此处的夏侯渊无法冷静,心中火急火燎一般。士卒们也是一个个靠在树下,啃着干粮,休整待命,别看严寒难耐,可是这些士卒毫无怨言,一个个枕戈待命,随时准备战斗。
  这当然跟夏侯渊的治军严谨有着必然的联系,夏侯渊率领的部队,可称得上是三国第一急行军,正所谓:“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因为机动力超强,才安排夏侯渊伏兵此处。
  “咚……咚……咚”夏侯渊拿出水囊仰起脖子,烈酒从喉咙灌入,好不痛快。不时的用披风擦着胡须上的酒渍,开口言道:“伯济,探马可曾回来?”
  郭淮咬了一口大饼,欠身施礼说道:“将军,三批人马,回来了一批,言道不曾有华雄的踪迹。”
  郭淮年少有为,身高七尺有余,长相也是颇为英俊,擅长兵法韬略,乃是夏侯渊的行军司马,深得曹操喜爱,再夏侯渊的再三央求之下,就被要过来了,对他可谓很是器重。
  夏侯渊性子急躁,骤然起身,双手负在身后,来回踱步。骤然地一转身说道:“莫不是军师算错了?华雄不从此路走?”毕竟戏志才年纪太轻,诸多将领都不太服气。
  郭淮摇摇头,说道:“军师算无遗策,应该错不了。”
  正说着呢,放出去的哨探就回来了,马上禀报夏侯渊。只见这名斥候,翻身下马,跪地说道:“启禀将军,敌军出动了,正往此处而来。”
  夏侯渊面露喜色,把手中的马鞭一甩,说道:“儿郎们,打起精神,随我伏击西凉狗贼。”只见一众士卒翻身上马,拿起手中兵刃,一个个脸上无比的兴奋,蓄势待发。
  华雄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方,大队人马紧随其后。
  可箕关一众应募的喽啰兵一贯养尊处优,可没有西凉兵那种军事素养,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无精打采,更有甚者竟然还停下歇脚。
  副将也是本地人氏,看到手下兵丁受不了严寒,表示很理解,并没有阻止这些行军大忌。非但不阻止,嘴里还骂骂咧咧:“奶奶的,这贼老天是想冻死爷爷我啊。孩儿们,若是觉得冷等会找片林子,避避风雪,歇息歇息。”说着,手搭凉棚向前方的树林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只见半山腰旌旗林立,一队人马从山上杀来。副将顿时心中一激灵,汗就下来了,大喊道:“敌袭,有敌袭啊!”
  华雄整个队伍,瞬间慌乱起来。
  夏侯渊的人马从山上冲杀下来,郭淮一马当先,长枪往前一挥,爆喝一声:“儿郎们,随将军建功,杀啊!”
  战鼓军号之声悠扬而起,一时间喊杀声四起。这一票人马,刚才快被冻成冰雕了,故而一路杀将过来,凶狠异常,一个个都要出了这口恶气。
  夏侯渊眼中精芒一闪,一下子就看到了为首的华雄。心中想到:临行前军师交待,擒贼先擒王,这次的战功,我夏侯渊是立定了。
  观夏侯渊身姿,只见他头戴铁盔,盔上镌刻的乃是一个栩栩如生的豹头,一脸英武之气,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放着精芒,高鼻梁下留着两片干练的八字短须,再看身上,穿着连环铁甲,肩甲之上的吞甲兽也是猎豹,威风凛凛,背后大红色的披风猎猎作响,手中一杆大枪,枪尖末端带着狼牙倒刺,马鞍之下是宝雕弓,箭壶里满满的雕翎羽。座下褐色骏马,膘肥身健,神采奕奕。
  夏侯渊一身武艺也很了得,他的枪法叫追电枪,特点就是一个快,普通人根本看不清的枪法,能看清的,皆死在了其枪法之下。而且极其擅长骑射,骑在马上,射的箭那是又快又准,曹营之中无人出其右,是当之无愧的神射手。坐骑是曹操所赐的大宛马,黄褐色的鬃毛油光瓦亮,希律律长嘶一声,四蹄甩开,飞奔起来。
  枪快马快,只见一阵黄影掠过,就来到了华雄身边。
  华雄不知所措,刚刚从后军慌乱中醒悟过来,定睛一看这道黄影,这一看不打紧,枪尖已经到了面门。
  “呔!”华雄一声历吼,用手中长刀磕飞了夏侯渊的这一枪。
  只见夏侯渊的长枪已然刺空,华雄咬紧钢牙,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点指夏侯渊,骂道:“竖子安敢偷袭你家爷爷?”
  夏侯渊双目盯着气急败坏的华雄,眉宇间散发出骇人的戾气,将手中攥着长枪再向华雄胸口用力猛刺,其速度追风逐电,华雄猛的一带马缰,堪堪躲闪过去,再晚一息的时间,恐怕就要被刺个透心凉。
  “唉!”华雄怀着万分的不舍,大叫一声,而后大喊道:“撤兵,速速撤兵”。
  他心中很清楚,如今情势危急,不是敌不过夏侯渊,只是自己若是恋战,说不定就命丧于此,于是乎他拔马就走撤出了夏侯渊的枪围,狼狈而走。
  副将在旁边都看痴呆了,心中念叨:真快,太快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快的枪法。
  夏侯渊一转身,看向这副将,这目光仿佛是索命的无常盯着自己,副将瞬间打了一个冷颤,吓得整个后背都是汗。
  夏侯渊见走了华雄,心中愤怒。声色俱厉的断喝道:“你纳命来呀!”一瞬间,这副将哀嚎一声,应声落马。
  这时郭淮也带着人马将箕关一众喽啰兵围了起来。
  人到了吓破胆的时候,下意识就会服从命令,再加上已经被团团围住。一名骑都尉吓得滚鞍落马,磕头投降,身后一众喽啰也都纷纷缴械,跪倒在地。
  后军的将领在远远看着这一幕,什么都不管了,赶紧收拾人马,往箕关方向逃窜。
  郭淮眼尖,看到后军异动,连忙说道:“将军,后方敌兵要逃,我率军前去截杀!”
  夏侯渊劝阻道:“穷寇莫追,此一役已经大获全胜了,华雄已无法返回箕关,我等可以回去跟主公交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