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先砍一刀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暴雨忽降

第一百一十一章 暴雨忽降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鬼哭打量着面前这个平平无奇的老头,眉头微蹙。
  
      心脏跳动无力,皮肤干燥逐渐失去弹性,双眼浑浊,视力应该不太好,牙齿黑黄,还有的已经掉落,手脚有老茧,掌心有裂纹般的沟壑,看来没少干重活,指甲厚实黄中带黑,没少接触泥土。
  
      不管他如何看,这个老头都只像是一个凡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衰老的气息。
  
      “不,尊贵的客人,小老儿是主人的管家,主人出远门去了,并不在庄子里,所以无法亲自招待,还请见谅。”
  
      二爷爷的话打消了鬼哭的疑惑,鬼哭点头道:“无妨,我只是借个宿而已。”
  
      二爷爷笑道:“客人请。”
  
      一路无话,鬼哭不愿多说,二爷爷也明显看得出来主人都不愿意招惹这个家伙,自然更不会主动搭茬,毕竟,说多错多。
  
      花楼在村庄的东部靠河的地方,接近外围围墙。
  
      这里是一片花海,红花、白花、紫花五彩缤纷的盛放,树上地上花坛路边,全都是花,或者热情的朝着太阳绽放,或者娇羞的隐藏在绿叶之中。
  
      刚一靠近,迎面扑来就是浓郁的花香,似乎泥土也浸满了香味。蝴蝶蜜蜂来回飞舞,很是繁忙。
  
      一只红毛黑脚的狐狸听到声音,探出头来,然后看到了鬼哭,被吓得炸毛,连忙窜了出去,离弦的箭一般逃远了。
  
      二爷爷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小心翼翼的打量鬼哭,不过看样子,鬼哭没有在意,而是欣赏着左右琳琅满目的花朵。
  
      “阿嚏!”大黑马打了个喷嚏,惊走了几只环绕的蝴蝶。
  
      大嘴窜的出去,撒欢似的在花海中来回穿梭。
  
      大黑马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之后,高高的昂起了头,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那挂在枝头,藏在花海绿叶中的饱满果实。
  
      然后轻轻一跃,就将那颗果实咬了下来,美滋滋的享用。
  
      二爷爷和跟在他身边的吉祥同时又被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这瘦的皮包骨头大黑马居然在负着行李的情况下,能跳如此之高。看它那轻松自如的样子明显没用出全力,可即便如此,这跳跃的高度也胜过世间绝大多数的马儿了。
  
      全力蹦起来,怕不是能蹦到房顶上。
  
      沿着绵延的碎石小路穿过花海,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和谐的花楼。
  
      青石铺就的平整小院,缠绕藤蔓长满淡红花朵的简陋栅栏,长着青苔的古井。葡萄架子在一侧,小小的花朵绽放,可怜兮兮,不甚起眼。简陋的秋千上面无人,在树荫下微微摇晃。
  
      院中有一小楼,只有两层,精致恬淡,翠木为墙,琉璃绿瓦,纸窗作画题诗,屋檐风铃垂落,悠悠铃声清脆悦耳,就犹如一位怀春少女巧笑嫣然,翘首以盼,等着他们的到来。
  
      小楼后面,有一片小巧的池塘,假山走廊凉亭环绕,河水被引了过来,莲花荷叶,彩鱼穿梭其中。
  
      微微凉风从池塘而来,顿时,酷暑也变得清凉。
  
      推开外围的栅栏门,鬼哭走了进去,便转身对身后的二爷爷和吉祥说道:“你们快回去吧,莫要淋雨了。”
  
      二爷爷点头:“马上就走,客人好好休息,晚些时候,会有饭食送来。”
  
      说到这里,二爷爷顿了一下,又鞠躬道歉:“本该有宴会招待,只是主人不在,所以只能如此,还望海涵。”
  
      这不是农夫能够说出的话,不过考虑到这个老头是这里主人的管家,想必平日没少往来迎客,渐渐的,就学会了这些繁琐的礼仪和那些文绉绉的话。
  
      “不必道歉。”鬼哭拍了拍大黑马道:“只是还望饭食多谢,我这兄弟不爱吃草,爱吃肉,饭少了,可不够吃。”
  
      二爷爷点头表示了解:“客人放心。”
  
      “快走吧!”鬼哭再一次挥手赶人。
  
      二爷爷和吉祥转身往外走去,走出了花海,吉祥面带不豫的嘟囔:“二爷爷,那人好生无礼。”
  
      一路过来走在路上的时候,本来二爷爷在前面带路,但走着走着,那鬼哭却走在了前面,这是无礼之一。
  
      然后,再三出言赶人,这是无礼之二。
  
      二爷爷脚下一顿,停了下来,回头呵斥:“闭嘴,你懂什么?”
  
      吉祥被吓了一跳,很是委屈,明明是那人……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二爷爷眯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吉祥:“但你得给我记住,祸从口出,他能当主人的客人,自然有无理的资格,更何况……”
  
      二爷爷抬起手,衣袖上,一滴水滴,他仰头看向天空:“下雨了啊!”
  
      一滴滴雨滴落在了地上,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乌云由远而近,遮天蔽日而来。
  
      然后,一阵狂风吹过,两人沐浴在了漫天飞花之中。
  
      二爷爷身体不好,年迈体衰,晃了晃,差点北风吹得一个踉跄。
  
      “快走。”二爷爷语气变得急促:“暴雨将至。”
  
      吉祥脸色变得惶恐,原来,当真要下雨了,他还以为那只是鬼哭的托词。
  
      而之前鬼哭的种种无礼,都变得合理起来。走得快,那是为了在大雨前及时到避雨之处。再三出言赶走他们,也是因为大雨将至。
  
      更重要的是,自从大雨来的如此突然,之前竟然没有一丝预兆,而却偏偏被鬼哭察觉。
  
      不由得,吉祥心生恐惧。
  
      对方能提前卜算出有大雨落下,那会不会算出他在背后说对方的闲话?
  
      其实,吉祥猜错了。下雨之前是有征兆的,只是他没能发觉,而鬼哭灵觉异常敏锐,即便是在妖怪之中都是最敏锐的那一批,所以捕捉到了下雨前的那一丝征兆。
  
      “吉祥,你个瓜娃子,还愣着干什么,快走!”看着愣在原地的吉祥,二爷爷气的脸都红了,破口大骂。
  
      他年纪大了,风太大,一个人走太危险了,必须得有人从旁搀扶。同样因为他年纪大了,淋不得雨,更何况是一场暴雨,那简直就要他的老命,他还不想死,因此焦急无比。
  
      “哦!”吉祥反应过来,连忙搀扶着二爷爷往家里走去。
  
      轰隆隆隆隆……
  
      雷声从头顶滚滚而过,带着水汽的狂风灌进了屋子,鬼哭大马金刀的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的雨,仔细的倾听着风中的铃声。
  
      这铃声,不仅仅只是来自屋檐下的风铃,还有来自刀柄上的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