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后手 > 第六百零九章 扯后腿

第六百零九章 扯后腿

    后手正文卷第六百零九章扯后腿野崎在交待任务时,没有征求路承周的意见,他就知道,野崎已经下了决心。
  
      “既然金主任这样说了,情报一室没有意见。如果需要我们一室协助,随时开口,一定全力以赴。”路承周知道,以金惕明的性格,此事绝对不会让他插手。
  
      “一定一定。”金惕明听到路承周不争了,脸上迅速露出了笑容。
  
      “此事就交给三室了,明天晚上,我希望能看到人。”野崎缓缓地说。
  
      “不用明天晚上,事不宜迟,现在就动手,一个小时后就能见到人。”金惕明得意地说。
  
      有了准确的地址,如果还抓不到人,只能怪情报三室的人无能。
  
      这种事情,就怕夜长梦多,明天再行动,说不定煮熟的鸭子就飞了。
  
      “现在动手?是不是太仓促了?”野崎蹙了蹙眉头。
  
      “请野崎先生相信我们三室的战斗力,只要人在家,肯定跑不了。”金惕明站了起来,坚定地说。
  
      这是他担任情报三室主任以来,接到的第一个正式任务。
  
      有地址,抓的又是**的人,可以说手到擒来。
  
      “既然金主任这么有信心,那就等你一个小时?”野崎看了金惕明一眼,似笑非笑地说。
  
      “金主任,还是慎重为好。在野崎先生面前失了面子没有关系,如果让**跑了,那可划不来。”路承周突然说道。
  
      金惕明突然提出,现在就抓人,他心里着实很焦急。
  
      原本野崎的计划,应该是明天抓人的。
  
      给金惕明一天时间,足够他应付的了。
  
      金惕明有了时间,自己也有了时间。
  
      路承周原本想,等会是不是去趟黄家花园福顺里1号。
  
      可听金惕明的意思,现在就要动手,一个小时就能把人带回来,自己怎么通知组织呢?
  
      “放心,我有把握。”金惕明笃定地说。
  
      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他还怎么当这个三室主任?
  
      “好吧,既然金主任这么有把握,那就今天晚上行动。”野崎沉吟着说。
  
      野崎同意后,金惕明马上回去安排。
  
      然而,在他快要行动的时候,三室的顾问海田新一郎,提出要跟着一起行动。
  
      在金惕明布置任务时,野崎将海田新一郎叫到了办公室,向他布置了一个特别的任务。
  
      “只是抓个**分子罢了,海田君何必亲自出马?”金惕明微笑着说。
  
      他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行动,能是纯粹的三室行动。
  
      “怎么,我这个顾问不能去么?”海田新一郎冷冷地说。
  
      “不敢。”金惕明连忙说。
  
      他虽是情报三室的主任,但海田新一郎这个顾问,可以决定情报三室的任何事情。
  
      “既然不敢,就走吧。”海田新一郎淡淡地说。
  
      野崎找他谈话,只有一个目的,破坏金惕明的行动。
  
      当然,野崎已经给赵剑秋送信了,可他也担心出意外。
  
      如果赵剑秋真的被捕,那就弄巧成拙。
  
      **
  
      晚上回到家后,路承周看到了田南晨的情报,才终于确定,海沽城委的叛徒是赵剑秋。
  
      在情报中,田南晨还附上一份赵剑秋的材料。
  
      同时,田南晨谈了自己的想法。
  
      他觉得,以顾三石目前的状况,并不适合执行路承周的计划。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路承周也没料到,问题竟然会出在顾三石身上。
  
      可田南晨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如果顾三石没把戏演好,一旦让赵剑秋看出来,他不但没有中计,反而把顾三石搭进去,后果就严重了。
  
      无论是田南晨还是路承周,都不敢承担这样的后果。
  
      路承周站在二楼自己办公室的窗口,他的手指夹着烟,办公室的灯也没有亮。
  
      房间光线不足,但他看外面反而更清晰。
  
      看着情报三室的人,登上卡车,路承周的心情更加沉重。
  
      卡车的车厢里,足足坐了十二个人。
  
      再加上驾驶室两个,以及小车里的四个,为了抓捕一名**地下党,金惕明竟然出动了十八个人。
  
      路承周知道,金惕明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出动这么多人。
  
      换在平常,两个人足矣。
  
      路承周很想离开宪兵分队,立刻向田南晨汇报。
  
      然而,他却做不到。
  
      金惕明答应一个小时把人抓回来,野崎停止会议,等着看看**海沽城委的重要成员呢。
  
      这个时候,路承周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在野崎的监视之下。
  
      路承周准备打入军统时,李向学就特别叮嘱过他,潜伏在敌营,任何事情,都不及自己的安全重要。
  
      路承周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很重要。
  
      今天晚上那名同志的安全,或许很重要,但路承周不能冒险发警报。
  
      一旦金惕明行动失败,很有可能会调查每一个人。
  
      因此,路承周能电话都不打。
  
      “路先生,要不要吃点宵夜?”张广林突然走了进来,拉动了门框边的电灯开关。
  
      “有什么吃的?”路承周看到是张广林,随口问。
  
      晚上的会议,张广林也参加了。
  
      张广林就住在康伯南道20号,路承周进出宪兵分队,大部分都要经过他的住处。
  
      “要不,要去下碗面条?”张广林问。
  
      “不,吃饺子吧。”路承周摆了摆手。
  
      在宪兵分队,张广林绝对称得上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虽然张广林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路承周相信,如果自己让张广林传递一个信号,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出去买。”张广林愣了一下,马上说。
  
      “算了,等三室行动结束之后再说吧。我们现在吃宵夜,人家以为咱们图谋不轨呢。”路承周叹息着说。
  
      张广林虽然是他最信任的人,但张广林并非自己的同志。
  
      就算张广林有传递情报的机会,也不能让他去干这样的事。
  
      “好吧。”张广林布原本想,自己也可以吃点东西。
  
      听路承周这么一说,决定还是不出去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不长,当宪兵分队的卡车回来时,路承周特意注意了一下时间,从他们出去到回来,总共不过五十六分钟罢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
  
      路承周心里一紧,他下意识地走到门口,在二楼的往下看了一眼,最终还是走了下去。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