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传奇冒险王 > 第二百四十七章 生命的定数

第二百四十七章 生命的定数

    路星辰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因为思绪还是很乱,很难把想到的,一下子顺利地表达出来。顶点X23US
  
      路星辰定了定神,才又道“可是,他的生命,还是在八十岁结束?”
  
      聪明先生点头,鼓励继续说下去。
  
      路星辰道“也就是说,一个身体接受过‘年轻十年’调整的人,到了原来该死的日子,还是会死亡,可是,他的死亡状态,只是‘脑死’,他的身体,还可以再活十年?”
  
      聪明先生道“总的来说,情形正是如此!”
  
      听了他的话,更是一时之间,张大了口合不拢来,他的话,令人骇然的原因,是因为其口吻和“总的来说,健康还是好的”何其相似!
  
      过了好一会,路星辰才道“这情形,不是……怪异之极了吗?”
  
      聪明先生皱著眉“不算太怪,因为在生命的自然现象中,也有这样的情形,所谓‘植物人’,就是身体还活著,思想已不存在的一种状况。”
  
      路星辰苦笑了一下──真难为他把“植物人”这种可怕的情形,用那么有理性的句子来形容。
  
      想到了一个极重要的问题“那么说,经过‘十年年轻’调整的……那位老人家,现在已成了植物人?”
  
      聪明先生却又摇头。
  
      他见路星辰有大惑不解的神色,解释道“我没有那样说过,我的意思是,他的生命形态,会在最后的阶段,出现植物人的形态,其时期应该等于被调整的年数。”
  
      路星辰脑中思绪混乱,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所以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当时,和老人家谈判的时候,他曾提出“年轻二十年”的要求,是路星辰对他说,二十年太明显突然了,不如年轻十年吧,他才接受的。
  
      当时,路星辰和他都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以为年轻十年,等到十年过去了,可以再年轻十年,一直这样下去。
  
      而事实却是,年轻十年,只是身体的事,并非生命的全部,不等于长命十年!
  
      人到应该死的时候,还是“死”了,可是身体,却还活著!
  
      那是什么?说得好听点,是植物人;说得直接一点,那就是活死人。
  
      路星辰想到这里,脱口叫了出来“作过年轻若干年调整的人,不是……太痛苦了吗?
  
      至时,想死也死不了,死不死,活不活……那太可怕了!”
  
      聪明先生轻拍肩头“你想差了,一个人只剩下了身体,没有了思想,自然也没有了任何感觉,又何来痛苦?”
  
      路星辰“啊”地一声,伸手在自己头上,打了一下。
  
      确然,人家看著活死人难过,活死人本身,有什么痛不痛苦,他根本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一个身体!
  
      现在,“老人家”是不是已处在这种状态之中呢?
  
      桔梗只说是“神志不清”,“失去了控制能力”,若单凭这两句话,也不足以证明已到了这种情况。
  
      路星辰想到这里,就问“若是身体经过调整,到了后期,出现了活死人状态,是不是还有救?”
  
      聪明先生反问“你所谓‘有救’,是什么意思?”
  
      路星辰道“是指他还能不能恢复一个完全的生命。”
  
      聪明先生站了起来,来回踱了几步,神色很是凝重。
  
      他这样的反应,很出乎意料之外,因为这个问题,不算太复杂,他只要回答“能”或“不能”就可以了。
  
      但是,他却一直在踱步,路星辰忍不住问“这问题很难回答吗?”
  
      聪明先生道“问题不难回答,可是却很难向你解释明白。我回答了,你一定会追问为什么。”
  
      路星辰道“你先答了再说。”
  
      聪明先生一字一顿“到了那种状况,就表示这个人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不能再恢复完全的生命。”
  
      路星辰脱口就说:“为什么?”
  
      聪明先生站著,侧头又想了一会,忽然转过身去,走向一幅墙,伸手在墙上按了一下,墙上就现出了一个屏幕来。
  
      然后,他神情很是认真“这是我们研究了许多年,最近提出的一个对生命的看法──任何生命,都复杂无比,你是不是同意这个观点?”
  
      路星辰点头“绝对同意──所有的生命,都复杂无比,人不单至今未曾了解自己的生命,对其他生命,也可以说处于一无所知的阶段,连一只蚂蚁的生命,究竟是怎样的,人就说不上来。”
  
      聪明先生道“在众多的生命之中,人的生命,更是复杂,有著许多组成上的变数,所以,我们提出的研究结论,其中有许多部分,还是假设性质。”
  
      路星辰点头表示理解,他伸手向前一指。那屏幕上,立即出现了一左一右,两幅看来错综复杂的图案,由许多点和线组成,看来凌乱,但是又像有规律。
  
      路星辰看了一会,道“这是人体细胞之中,脱氧脱酸核醣,dna的排列?”
  
      聪明先生大声答应了一声“是,左边是人,右边的是黑猩猩。”
  
      人和黑猩猩的dna,排列组合,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五相似,这是已经研究出来的成果,虽然不知道此际他提出这一点来,用意何在,还是“嗯”了一声“看来差别甚少。”
  
      聪明先生道“差别如此之少,但其中的生命密码,已经决定了一个是人,一个是黑猩猩。”
  
      路星辰道“人与人之间,彼此也有差异。”
  
      聪明先生道“对,人和人之间dna之中的密码,是有差别的。”
  
      路星辰望向他,有点责怪地道“从那么浅白的道理开始说?”
  
      路星辰深信人的一切行为,都依照早已设定的密码在进行,绝脱不出这个密码所编定的范围。
  
      这情形,和蜜蜂差不多,是由它体内的生命密码所设定一样──所有的昆虫,都不必受什么教育指导,自然而然,会按照密码设定的规律来生活。
  
      人也一样照设定的密码度过一生,只不过人的情形,复杂得多──所有的蜜蜂都拥有同一密码,但是人却拥有各自的密码,无一完全相同,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他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
  
      而人类致力于探讨这个生命密码,也有许多年历史,可以说略有所成,但是也可以说一无所知。
  
      聪明先生听到了路星辰的抗议,连忙道“好!好!你明白生命密码,在生命形成之初已经设定,那很好,我说起来就容易多了!”
  
      路星辰想到,国人在“命数”这一门学问上,下了不少功夫,可是,命数的研究,都有一个缺陷,导致无法完全准确预测。
  
      国人早就知道,命有数,故称之曰命数。命数可以根据一连串的数字排列出来,而根据这一连串的数字,判断人的命运,预算将来,洞悉过去。
  
      人人也都知道,算命数,怎么也不可能百分之一百完全精确。明知一个人的命运,都在一连串的数字之中,可是却无法找出真正精确的答案来。
  
      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呢?
  
      毛病是出在,一直以来,把命数的基础由来弄错了──所有命数的列算法,都以这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以至更进一步的分、秒作为基数来计算。
  
      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人的生命密码,并不是在一个人出生的那一刹间完成,而是在人的生命,最初形成的那一刹间完成的。当精*子与卵子结合在那一刹间,一个新的生命形成,一个独一无二的生命密码,也就产生。
  
      所以,可以利用这个生命密码,去推算这个人一生的生命历程,但这个生命密码的基数,不是出生的那一刹那,而是生命形成的那一刹那。
  
      当然,明白了这个道理,要实行,很是困难,因为人出生的时刻,可以被准确地记录下来,可是这个人生命形成的最初是在何分何秒,却难以有准确的记录。
  
      到了有那么一天,可以极其确切地知道这一刹那的时间,生命历程的推算,就可以实现了。
  
      这并不是不可能,如今的“人工授孕”方法,已可以把精*子注射进卵子之中,可以掌握新生命形成的精确时间,再结合已有的计算方式,这个人的一生历程,应该可以排列出来──理论上如此。
  
      应该有人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了。
  
      哈维医院中有没有人在进行这工作?
  
      路星辰想着,聪明先生望著,路星辰挥了挥手“对不起,我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有机会,和你们研究,关于如何根据人的生命密码,推算其一生的生命历程。”
  
      聪明先生大感兴趣,看著,连声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正需要这方面的卓越意见。”
  
      路星辰道“请你继续解释下去。”
  
      聪明先生道“生命密码既然已决定了一个人的生命过程,那么除非改变这个人的生命密码,否则,这个人一生,必然照码行事,不能有例外。”
  
      路星辰听到这里,刚想问一个问题,聪明先生已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么,‘年轻十年’的调整,又是怎么一回事,对不对?”
  
      路星辰就点了点头。
  
      聪明先生挺了挺胸,神情很是自豪“这是我们的一大发现──我们还未能做到可以改变人的生命密码,可是,能够把人的生命密码……改动一下……不,不能说是‘改动’,改动是可以随心所欲,有目标地去做,我们所能做的是,把人的生命密码……”
  
      他神情犹豫,像是不知该如何措词。
  
      路星辰倒可以理解他措词上的为难。
  
      要使人“年轻十年”,自然非从生命密码上做手脚不可,他又说不是“改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掌握到改动的窍门,那么,应该如何说呢?
  
      路星辰想了一想,提醒他“是不是可以说……把生命密码弄乱一下?”
  
      聪明先生一扬手“可以说,轻轻一下,让它起一些细微的变化──在经过无数次实验之后,我们发现其中一种轻的方式,可以使生命密码起变化,变化的结果,是使人──”
  
      路星辰已迫不可待地道“使人年轻?”
  
      聪明先生道“还不能一下子就那么说,我们最初的发现,是可以使人的呼吸次数增加。”
  
      路星辰呆了一呆“什么意思?”
  
      聪明先生“啊”地一声“你没有这个概念,人生命的长短,是由生命密码决定。生命的要素是什么?你再也难以想像,生命密码对生命的设定,竟是如此精细!”
  
      他这番话,听来很是混乱,更令人摸不著头脑了。
  
      他的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可是又分明是在对别人说的,他问了一个问题生命的要素是什么,但是却又自行感叹起来。
  
      路星辰忙道“等一等,你的意思是维持生命的要素是什么?”
  
      他点了点头“请回答。”
  
      路星辰道“最根本的是空气、水、食物。”
  
      他道“答得好,空气、食物和水。”
  
      他说了之后,顿了一顿,才道“一个人一生之中,呼吸了多少空气,喝了多少水,吃了多少食物,这笔帐,有没有人计算过?”
  
      路星辰骇然道“那怎么算?”
  
      聪明先生却道“真要算,还是可以的,可是地球人却自古以来,没有人算过这笔帐。”
  
      路星辰道“真要算,当然可以,但那多费功夫,多麻烦,要由许多人跟著一个人。吃食物和饮水,还容易记录,呼吸了多少空气,如何记录?”
  
      聪明先生“嘿”地一声“自然是利用仪器,还用人来记录吗?”
  
      路星辰一摊手“好,就算把这笔帐算清楚了,那又有什么用处?”
  
      聪明先生道“你应该明白了!”
  
      路星辰大声道“我不明白,请你实说了吧!”
  
      聪明先生吸了一口气“人的生命密码,早经设定,设定的内容,详尽之至。呼吸、水、食物既是生命的三大根本要素,所以──”
  
      他说到这里,路星辰明白了!
  
      路星辰失声道“呼吸多少空气,喝多少水,吃多少食物,都是早已设定了的?”
  
      聪明先生点了点头“对了!”
  
      路星辰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先别再说什么,因为路星辰需要消化一下他的话。
  
      事实上,他的话,应该一点也不新鲜,类似的说法,中国民间的俗话之中极多,例如“一个人吃多少穿多少,早已命定的”,“有你的总是有你的”,“命里无时,强求无用”等等,都是叫人乐天知命,不可强求,每一个人都很熟悉这种话。
  
      可是聪明先生的话,还是引起了震惊,因为他把这种话,说得如此具体,如此实在,可以用数字来表达,而这种数字,又直接关系到人的生命!
  
      这就不能不令人震惊。
  
      路星辰也立即想到,这早已设定数字,对人的生命是何等重要!譬如说,某一个人的生命密码,设定了他呼吸的空气量,那么,一到这个数量,他的呼吸就停止,也就是就说,这个人就死了!
  
      这是生命的设定──种种细节的数字,汇合起来,就是总的生命的设定。
  
      路星辰神情骇然,半晌出不了声。
  
      同时,路星辰也明白他刚才所说,把密码乱了少许,可以“令人呼吸的空气量增加。”
  
      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了!这个人若是不能饮水,不能进食──不是“不能”,而是他喝水、进食的数量都已达到了设定的数字,也就是说,满额了。他只剩下呼吸空气的数量,还有余额,于是,他就只能呼吸,他是一个不饮不食,只有呼吸的植物人!
  
      所谓“年轻十年”的调整,其中之一的情形,就是这样子!
  
      路星辰深深吸了一口气,聪明先生轻松地问“你明白了?”
  
      路星辰点了点头,把所想到的说了出来。
  
      他大声赞扬“对,就是那样!”
  
      路星辰立即想到“那你不再在他的生命密码上稍稍一下,使他设定的水和食物的数字也增加?”
  
      聪明先生望著“设定的数字,不单是空气、水和食物,而是精细无比。”
  
      路星辰一时之间,只感到脑中空洞洞,简直无法思想,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要将之具体化,却有一定的困难,因为太令人震惊。
  
      过了好一会,路星辰才道“精细……精细到人的──一举一动,都已设定?”
  
      聪明先生点头“还可以再向更精细方面去想。”
  
      路星辰吞了一口口水“一生走多少步路,也早已有定额数字?”
  
      聪明先生一挥手“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有一定的数字,你会皱多少次眉,会说多少句话,会大笑多少次,微笑多少次,会抓多少次痒,身体会受什么样的伤害,会生什么病,会不会谈恋爱,一次还是三、四次,失恋还是大团圆,看多少时间的东西,眨多少次眼……”
  
      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说下去,路星辰大喝一声“别说了,我明白了!”
  
      聪明先生道“是,例子是无穷无尽的。”
  
      例子无穷无尽。
  
      但是,有一个例子是最重要的!
  
      路星辰刚想到了这一点,聪明先生已然开了口“可是,有一个例子,是最重要的──一个人一生之中,能够想多少!也就是说,脑细胞活动的时间多长?活动的次数多少?活动的方式如何?”
  
      路星辰吸了一口气“这……也是有设定数字的?”
  
      聪明先生点了点头。
  
      路星辰再吸了一口气,发音有点发颤“要是这一方面设定的配额用完了,那就──”
  
      他接了下去“那么,这个人的脑部功能就消失了。”
  
      路星辰站了起来,无目的地走动了好一会,才问“你们的研究,已到了什么程度?”
  
      聪明先生叹了一下“说来很惭愧,我们全力以赴,可是研究的成果,少得可怜。”
  
      路星辰道“别太自谦,所谓‘少得可怜’,那是什么意思?”
  
      聪明先生道“真是少得可怜,不会比千余年来,所知道的多多少!”
  
      路星辰叫了起来“你在说什么?你们已经可以随便把人的身体调整到‘年轻十年’,你却还说成就少得可怜?”
  
      聪明先生一字一顿“首先,我们不是‘随便’就可以做到调整的,要经过相当繁复的过程。其次,以往的古人早就有许多方法,做到这一点。”
  
      路星辰“哈哈”一笑“早已能做到这一点?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先掌握生命密码,然后,去改动它,增加密码中已设定的维持生命三要素的数量。你说古人早已有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