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无限之万界道果 > 第205章 神仙洞府?
    在悯人道长下首三米之外两排实木大椅上做着四个胡须花白的老者,每一个老者表面上看去年龄至少也要在六七十岁上下,但精神抖擞面色红润和善同时不失威严,身体绷直,虽然只是坐在那里却是从身体内散发出一股股非同一般的气势。
  
      这种气势与武者所用的凌厉压迫如同利刃出鞘的气势完全不同,是那种仙风道骨、脱俗远离尘世那种超然之感,很有些老神仙的味道。
  
      “几位法老,对眼下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我认为这次的事件既然源自于黑道,那么就应该属于武术界那边的管辖范畴,和咱们术法界的关联不大,没有介入的理由与必要”。
  
      “恩,我认为乔老的说法,不过大司既然把我们几个叫过来商谈这件事情,显然其中应该是还掺杂了一些其它因素,不知可否与我们术法界有关?”
  
      “资料大家都看到了,从这些讯息中所透漏出的东西来看,那个陈旭阳与萧家那孩子之间的矛盾的确是私人恩怨,一个明劲境界一个暗劲境界,两个人在被萧男追杀时的表现如何也是与咱们法术界没有半点关联,不过......”
  
      “不过资料中提到了一点,那个不满二十岁的陈旭阳除了年纪轻轻就拥有相当不俗的武功修为外,竟然还被定义成一个御鬼者!你们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完全就是那些门外汉胡编乱造的东西,人鬼殊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本就极难产生共性,想要御鬼,哪怕只是一头没什么道行的孤魂野鬼所要付出的代价也远远不是世人能够想象,就算是以某种手段方法来收买利用鬼魂也是要承受极大的业果报应,最终不是被心魔侵蚀横死就是体弱多病业障缠身”。
  
      “就我所知,在咱们法术界中,万千年来的确是出现那么一些魔修做到过以身御鬼的邪道,但是无一不是惨淡收场,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算是那个血魔了,就算他在莫大机缘下从死亡禁地带回一头铁僵却也是为此付出了相当高昂的代价,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具骷髅”。
  
      “就算是这样都已经堪称万千年来第一人,毕竟他的思维与心灵并没有受到心魔与妖魔的侵蚀与污染诱惑,灵魂还算是相当纯粹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半大孩子有什么能力去御鬼?”
  
      “就算他从娘胎开始修炼法术,到今时今日又能达到什么程度?还御鬼?鬼是那么容易就被人类控制的么?说句自报家门的话,就以我老乔现如今的道行都极难做到御鬼的地步,除非我自废修为转修魔道,然后浪费十几二十年时间专研还差不多”。
  
      “所以我断定这个消息绝对是子虚乌有,完全就是那些外行人胡编乱造刻意弄出来的噱头罢了!”
  
      “乔老说的当然是事实,尤其是消息里面提到过,陈旭阳此人相貌俊朗阳光,由此就可以直接断定他绝对不是一个御鬼者”。
  
      “但是,消息当中接连两次提到此子御鬼杀人,这个事情可是可大可小,既然他不是一个御鬼者,那么就应该是一个通晓法术的术士,并且法力绝不会太低,各位法老可知道他这一身法力是从何而来?属于哪家哪派?”
  
      “......”
  
      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完全在宏禄预料之中,如果连他堂堂大司都无从查询,这些法老也应该与他相差无几。
  
      “既然连我与诸位法老都无从得知,那么我基本可以断定这孩子的法力应该不是源自于家传,更不是某个隐秘门派,那么你们觉得他的法力是怎么来的呢?”
  
      “难道?......”乔老听到大司话语脸色微变升起了一股隐隐的会意。
  
      “恩,不出预料的话,那孩子的法力与道行应该来自于奇遇”宏禄很肯定判断到。
  
      “大司的意思是又有哪个神仙洞府现世了?并且在机缘巧合下被那个孩子得到了?这......”乔老脸上并未升起什么贪婪之色,反而带着一丝担忧。
  
      “不错,种种迹象的出现,矛头都是指向这一点,乔老可是在担忧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会引起整个法术界的动荡?”
  
      “当然,如果事情真相如同大司判断,那么法术界动荡在所难免,回想六十年前那次不堪回首往事,我怎么会不担心?因为正一道的一个分支遗迹被偶然发现,为了得到其中秘典与宝物差不多死了几万人,其中术士至少占了一半以上的数量,并且这些术士大部分都是修炼有成法力高深,因为那一次动乱,法术界整整经过五十年休养生息才缓过劲来,如果这一次同样如此的话,那么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不错,我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我猜测那个陈旭阳身上一定带着很大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还被血魔给可以掩盖了,虽然手法老道几乎没有半点破绽,能够瞒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就连我都不敢太过断定,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却必须要立刻展开行动,务必要在最短时间内把那个陈旭阳找到并查清其中原委,重要性应该就不需要我再次强调了,为了整个法术界的安定,各位法老务必倾尽全力”。
  
      “是,大司,那么我们马上就通知其他法老一起来办这件事”。
  
      “慢,这件事情最怕张扬,越少人知道越好,明白么?”
  
      “是”
  
      从这句话就能听出来,眼前这四位法老如果不是宏禄的心腹,那么必然就是人品极好、办事能力极强的存在,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一颗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否则一旦被贪婪蒙蔽双眼产生了某种**,那么事情的发展方向可就无法控制了。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魏克心中当然清楚,所以他已经对此做好了相当充足的心理准备,并且对此也想到了不错的应对方法。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陈旭阳在天罗地网般的搜捕下,最多两三天时间就会被带到他的面前,到那个时候就算有心人再如何有心也是没有了任何意义。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抓捕陈旭阳的难度竟然大大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竟然会这么快就进入了法术界与武术界两大掌舵人耳中。
  
      真不是他隐藏手段过于稚嫩不老道,只能说陈旭阳身上的疑点与秘密太过明显与耀眼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