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无限之万界道果 > 第16章 学生妹——小花

  在陈旭阳下了逐客令后沈坤深深看了陈旭阳一眼脸上升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起身就想离去却是被一句话定住了身型。
  “三位大哥,咱们刚才说好的事情你们还没办呢呦,就这么离开似乎有失你们的身份吧。”
  “坤哥?”王三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打坏了多少东西按价赔偿就是。”留下这句话沈坤就率先离开。
  “你看我们应该赔多少合适?”被留下的王三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问道。
  “这别问我啊,我可不是老板,白婶,你觉得这些东西值多少钱丫?”
  至始至终都被吓的躲在后厨的白婶只漏出一对眼睛,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也是被吓了一跳。
  “不...不用了,不值什么钱,过后我自己收拾一下就行了。”
  “哦,一万块钱啊,行,我知道了。”
  “一万块,相信这点小钱你们水房帮应该还不至于赖账吧。”
  “不会,我水房帮一言九鼎,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随后我就让小弟给白婶送过来。”王三已经无力吐槽了。
  “那就麻烦三爷了”
  “客气了”
  当所有水房帮三人离去后,美丽的一双大眼睛已经是雾气蒙蒙,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怎么搞的。
  “美丽啊,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丫,我好想和你学那个女子防身术的,免得被坏淫欺负。”
  “哼~~~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不理你了~~~”
  “别啊,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骗你了丫?”
  “还说没骗?你都把人家双花红棍打吐血了,却让人家为你这么担心,你坏死了~~~”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好吧,今晚来我家我好好和你道歉丫,我保证会竭尽全力弥补你受伤的小心肝,好不好?”
  “哼~~~我才不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么?你别想骗我~~~”
  “嘿嘿嘿,这回可就由不得你喽,别忘了你刚才可是答应了我一个条件的呦。”
  “你?......坏蛋~~~”
  “喂,说好了晚上不见不散呦~~~”看着气呼呼离开的美丽陈旭阳不怀好意的大声嘱咐道。
  “别的事情什么都好说,这件事儿你休想~~~~”
  “我去~~这叫什么事儿啊,难道我陈旭阳珍藏了八十多年的宝贵纯阳真气想送出去就这么难咩?老天爷啊,你就睁回眼吧~~~”陈旭阳满脸哀怨。
  “陈叔叔你这是怎么了?”
  “妈,咱们的饭馆怎么了啊?”一个正处于花样年华瓜子脸、皮肤白里透红、一张素颜却是让人百看不厌,身材凸凹有致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的学生妹看到眼前的场景小脸发白站在那里惹人怜爱。
  这个漂亮女孩子正是白婶的女儿周小花。
  “都说了不要叫我叔叔的,我才比你大一岁而已......”看着这个小美女陈旭阳原本就荡漾的心情越发热血澎湃,不过对这个称呼明显非常不满意。
  如果换成往日小花最多也就是抿嘴一笑然后再叫上一声叔叔就会去帮母亲忙活,但今天却是彻底没有那个心情了。
  店都被砸了还干什么活!
  看着泪眼婆娑的小花,陈旭阳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抽搐,想到自己两世为人却始终没有一个父亲的悲惨暗叹一声。
  “没事的小花,不用担心,有陈大哥在,你们娘俩不会被人欺负的”。说实话,连陈旭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知道在香港如今这个黑势力横行的年代,如同白婶小花这样的遭遇一天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别说他根本就不想管,就算想管又能管得了几个?
  他再强也就仅仅只是孤家寡人老哥儿一个,实力再厉害目前也就只是明劲初期,干趴下几个沈坤那样的混混还没什么难度,但在黑道中比沈坤厉害的人多了去了。
  “这样的事情以后还是少惹为妙,这样的承诺更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陈旭阳心中所想到并不是后悔帮了白婶小花,也不是害怕那个沈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家自扫门前雪,这才是明哲保身的最佳处事原则,他可不想去当什么大虾!
  小花在听到陈旭阳的这句承诺后可没把它当成一回事,但她不知道的是陈旭阳这个偶然的承诺在将来对她们孤儿寡母到底意味了什么。
  当十几年后小花成为了香港一姐回忆往事,每当想到这句话和说这句话的人就会抑制不住的升起满脸幸福与满足。
  因为他虽然没有了父亲却是有一个好大哥以及好......
  无论她想要做什么,就算把天捅个窟窿都不会去在乎,因为在她的身边永远都有一个保护神......
  “别怕,你陈叔叔真的把问题都解决了,没事了,妈去给你做一碗云吞,你吃饱了下午还要去上学的,乖。”看到放学回家的女儿,白婶总算是从后厨来到了前堂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
  “刚才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哎~~”
  “白婶和我还客气什么,你放心,明天他们一准会把钱送来的,否则我不介意去他们堂口走一趟”。
  “还是算了吧他叔儿,咱们只是普通老百姓惹不起人家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钱的事情就别多想了,只是打破一点碗筷盘子,不值几个钱”。
  “那好吧,我那边还有生意就先走了”陈旭阳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也就没又继续和白婶掰扯的意思。
  ......
  坐在店里的陈旭阳一时间有些发呆,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向不主张太过张扬的自己竟然会不动则已,一动就惹上了一个绝不该招惹的大势力。
  和水房帮扯上关系后相信以后的日子应该不太好过了吧,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其实陈旭阳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很好理解,他想不明白只是因为当局者迷而已。
  作为一个从小就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单亲孩子最明白没有父爱的痛苦,尤其是他在坚持自己梦想的过程中所受到的那些待遇让他更是渴望来自于父亲的庇护与关爱,就算无法拯救自己的童年至少也能在母亲独自流泪时在身边相陪。
  所以他最见不得的就是没有父亲的人受苦,也不希望看到独自拉扯孩子的母亲受到委屈。
  ......
  时间一晃太阳就已经躲到了地平线之下,日月交替之际一个身材婀娜多姿走路姿势却是一板一眼的身影带着些微迟疑与犹豫不决出现在依旧在发呆的陈旭阳面前。
  看到这个尤物后陈旭阳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立马来了精神腆着一张大脸道:“你来了美丽,我这就关门,等着我宝贝。”
  “哎呀~~说的这么肉麻干什么,我只是来给你送晚餐的。”
  “对对对,送晚餐,没错,就是送晚餐啊,你不知道我都已经饿了快一百年了,嘿嘿嘿......”
  “呸~~一天到晚就知道胡言乱语,你怎么不说一千年啊。”
  “这个...你应该不至于让我饿这么久吧?”想到那个无情的修炼空间,陈旭阳有些淡定不能了。
  天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如美丽说的那样,要等一千年才能吃上第一口“饭”!
  这怎么可以?绝对不可以啊!不过怎样才能打破美丽所说的这个魔咒呢?.....
  想到这里陈旭阳满脑门子虚汗,被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