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武帝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一盏残灯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一盏残灯

凌云越想越是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迷惑。『→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莫名的,他觉得外公的身份或许很不简单。
  
  至少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不过现在凌云还是无法点亮日月神玉上的图案,所以还是无从知道母亲的下落,否则找到母亲,可能就能够知道这一切。
  
  接下来,凌云又研究了一下那青铜铁门,甚至再度尝试滴了一滴龙族精血,但青铜铁门都没有再度打开。
  
  整个通道内也没有任何变化。
  
  至此,凌云没有办法,只好暂时退出了这条通道,回到了修炼室中。
  
  就在凌云回到修炼室不久,谷老出现在了山洞之中。
  
  凌云并未直接对谷老说这修炼室内还有另一条通道的事情,而是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看谷老知不知道那条通道的存在。
  
  但经过一番打听后,他发现谷老压根就不知道那条通道的存在。
  
  外公既然对谷老有所隐瞒,那想必也就不想让谷老等其余人知道这条通道的存在,索性凌云也就没有将此事告诉谷老。
  
  而是跟着谷老直接离开了山洞。
  
  两人飞行在日月神谷的上空。“凌云,这里是老谷主的空间戒指,里面只有两件东西,一件是我们日月神谷的日月旗帜,这日月旗帜是启动我日月神谷某个大阵的宝物,不过具体能够启动何等大阵,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么多年以来,这
  
  日月旗帜就从未有机会使用过。”
  
  “从某一方面,这日月旗帜也是我们日月神谷谷主的身份象征。只不过老谷主仙逝之后,偷偷将其留给了我,我一直没有拿出来。”
  
  “这也是义薄天等人忌惮我这把老骨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吧。”
  
  谷老向凌云介绍道。
  
  听见他的话,凌云确实见到谷老给他的那枚空间戒指中有着一面旗帜,整面旗帜涌荡着一股十分浓郁的阵法波动,隐隐间跟日月神谷的上空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关联。
  
  “第二件宝物,是一盏残灯。这一盏残灯似乎尘封已久,根本无法启动。但却是老谷主愿意用生命来守护的东西。”
  
  谷老又介绍道。
  
  凌云打量了一番空间戒指中的另外那盏残灯,那盏残灯确实没有了任何宝器之威。
  
  可凌云还是满脸疑惑:“谷老,您老该不会是打算将这空间戒指给我保管吧?”
  
  谷老直接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交给你保管。”
  
  “啊?谷老,这……似乎不太好吧?我可不敢保证这两件宝物放在我身上绝对安全。”
  
  凌云一脸懵逼。
  
  这两件东西都不是普通之物,放在谷老身上无疑是最为妥当的,他实在想不明白这谷老为何要将这两件宝物如此贸然地交给自己保管。
  
  “我想老谷主应该也一定是这个意思。所以你拿着便是。”
  
  谷老却非常果断地道。
  
  听见谷老那不容置否的语气,凌云知道自己拒绝不了:“谷老,既然您老执意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我可先说好了,若是我不小心弄丢了这两件宝物,你可别怪我。”
  
  凌云笑呵呵地道。
  
  “我知道你小子不会弄丢它们。”
  
  谷老一副非常了解凌云一般的样子。
  
  这让凌云一阵汗颜。
  
  不过这两件东西都是外公的东西,特别是那一盏残灯还是外公愿意为之付出性命守护的,那凌云自然也会竭尽全力地守护住这两件宝物。
  
  “凌云,我现在就带你去跟其余几名也要去参加天骄盛会的弟子集合,然后再直接带领你们一起前往夜神山去参加天骄盛会。”
  
  “以往的天骄盛会,每个宗门其实最多可以挑选出三名弟子去参加天骄盛会,但这一次则是允许每个宗门挑选出五名弟子。所以说这一次除了你和义无崖外,还有三名弟子跟你们一起前往。”
  
  谷老说道。
  
  这就预示着凌云连回一次日月峰,去见一次贺林和问芷涵他们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谷老说完不久之后,他便是将凌云带到了一处广场之上。
  
  此时广场之上已经站立着不少身影,这些身影除了义薄天、秦奎和裴元等宗门高层外,还有就是数百名核心弟子。
  
  “凌云,这是宗门为你们举办的一次欢送大会。意在为你们五人加油打气,希望你们能够在天骄盛会取得好成绩,不过这天骄盛会并不对外公布,所以仅仅只是限于核心弟子和宗门高层知道。”
  
  在谷老说话之间,凌云和谷老已然一同落到了广场的最前方。
  
  在最前方的位置,此时已经有四名弟子满面春风,十分自豪地站在了那里。
  
  其中一人正是义无崖。
  
  毫无疑问,这义无崖四人便是这一次代表日月神谷去参加天骄盛会的其余四名弟子了。
  
  义无崖看见凌云到来,眼神立即就冰冷了下来。
  
  至于其余三人。
  
  有两人凌云并不认识,但另一道身姿妙曼的女子身影,凌云却认识,甚至还挺熟悉的,可不正是当初在剑仙谷中遇到的妖月月吗?
  
  由于上一次在剑仙谷是比拼的是剑道,讲究的是对剑道的掌握程度,所以对武道修为并没有怎么在意,现在仔细一番观察,才发现这妖月月竟然是一名真武境八重后期武者。
  
  不过上一次剑仙谷的论剑大会之后,这妖月月一定都在苦修之中,想必这一段时间,她也提升了不少修为。
  
  况且在论剑大会的时候,妖月月就被封为四大名剑之一,实力本就不低,当时凌云还将一把叫做天罡剑的圣器送给了妖月月,这一段时间妖月月熟悉那把圣器之后,战斗力无疑也会随之上涨不少。
  
  “怎么?那么吃惊的望着我,莫非见到我去参加天骄盛会,你很意外?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一击?”
  
  等凌云走到妖月月四人身边时,妖月月一脸打趣地看着凌云。
  
  “不意外,只是觉得一段时间没见,你又更漂亮了不少。”
  
  凌云笑眯眯地道。
  
  “无耻。”
  
  旁边的义无崖却陡然发出冷哼之声。
  
  随后义无崖还凑到妖月月身边道:“月月师妹,何必跟这种无耻之徒多说废话。”
  
  说话之间,义无崖的眼神不自己地在妖月月那妙曼的身材上扫了一圈,俨然他对妖月月有几分觊觎之心。
  
  事实上,日月神谷不少核心弟子都知道,义无崖在追求妖月月。
  
  “少谷主,凌云是我的好朋友,不是无耻之徒。”
  
  但妖月月并不怎么待见义无崖。甚至还因为义无崖的话有几分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