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武帝尊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来点更刺激的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来点更刺激的

炼器大赛迫在.网
  
  炼器师们纷纷到达炼器广场上。
  
  特别是那些已经报名参加炼器大赛的青年炼器师,此时都是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也就在这时。
  
  有两道身影突然从广场外手牵着走徐徐走来。
  
  两人的出现,一下子就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
  
  而当所有人看清楚了两人的面庞之后,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不悦。
  
  特别是看向其中那一道青年男子身影时,那种不悦就暴涨到了极致。
  
  毫无疑问。
  
  这两人正是凌云和柳如烟。
  
  谁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怎么认识?又有着何等关系?
  
  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昨晚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但此时此刻。
  
  那些青年炼器师都是恨不得将凌云千刀万剐。
  
  “这绝对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柳如烟要姿色有姿色,要实力有实力,要地位有地位,为何偏偏会看上这么一个杂毛。”
  
  “真是气炸我了,早知道柳如烟喜欢这一款,我就应该装扮得像那小子一样土包子一点了。”
  
  诸多青年炼器师都是愤愤不平。
  
  一个个看向凌云的眼神那叫一个极度不友好。
  
  特别是万堂和景京对柳如烟爱慕已久之人,就更是怒火横烧了。
  
  他们容许更加优异之人抢走柳如烟。
  
  但他们绝对不容许自己输给了凌云这种在他们看来一无是处的小子。
  
  这对他们来说绝对就是耻辱。
  
  “如烟小姐,今日的炼器大赛,这第一名的宝座看来是非你莫属了。”
  
  但即便如此,景京还是厚颜无耻地走上前跟柳如烟套近乎。
  
  完全将柳如烟旁边的凌云不放在眼里。
  
  见状,那万堂也迎上前,对柳如烟十分亲昵地道:“如烟,看来这一次炼器大赛,我们这些人都是你的陪衬了,不过能够成为你的陪衬,我也非常愿意。”
  
  其余几人也纷纷上前。
  
  这让柳如烟蹙眉微微一皱。
  
  随即柳如烟便是直接了当地道:“今日,这炼器大赛的第一名一定不是我。”
  
  柳如烟知道凌云的炼器实力。
  
  纵然她现在已经是一名七品炼器师,但在她看来,她的炼器水平也一定还不如凌云。
  
  这一次既然凌云要参加炼器大赛,那这炼器大赛第一名绝对就归凌云不可了。
  
  “如烟小姐,你就别开玩笑了。若不是你那还能有谁?”
  
  景京笑眯眯地讨好道。
  
  “就是,如烟你不但长得漂亮,没想到人也这么谦虚啊,真是我辈之楷模啊。”
  
  万堂也是恬不知耻地恶心道。这不由得让柳如烟面色更加凝重了几分,不过她并未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凌云,凌云揶揄一笑,似乎也不将这景京和万堂放在眼里,而是道:“如烟,不用管这些阿猫阿狗叫嚣,这一次炼器大
  
  赛,拿出你的实力让我看看,你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恩。”
  
  柳如烟旁若无人地点着头,一副陷入爱河的样子。
  
  这更是让景京和万堂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小子,我提醒你最好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万堂恶狠狠地对凌云吼道。
  
  他所说的约定自然就是之前谁输了就磕一百个响头的约定。
  
  在万堂看来,只要他赢了凌云,让凌云当着众人的面给他磕头,到时候不但自己解气了,柳如烟也一定会明白到底谁才是更优秀之人。
  
  “你好好记住,并且做好心理准备就行了。毕竟一百个响头可不是那么好磕的。”
  
  凌云淡漠一笑。
  
  无论是言语上,还是神情上都是对万堂充满了轻蔑之色。
  
  “你……给我等着。”
  
  万堂怒不可遏。
  
  这一刻他甚至有点痛恨自己不是一名武道高手,否则他分分钟就要将凌云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小子,敢不敢跟我也来一个约定。”
  
  一旁的景京也极度不服气地道。
  
  “虽然小爷我不屑于跟你这种阿猫阿狗有什么约定,但既然你非要厚着脸皮凑上来,那我就愿闻其详。”
  
  凌云眉头微微一挑。
  
  反正教育万堂一个是教育,多教育几个也是教育。
  
  再带上这个景京也不费什么事。
  
  “我和你的约定很简单。也是以炼器大赛的输赢做前提,但谁赢了谁就自己主动滚出炼器师公会,永远不再踏入炼器师公会半步,而且以后见到对方都要叫对方三句爷爷。”
  
  “你敢不敢?”
  
  景京气势汹涌地道。
  
  凌云眉头微微一皱。
  
  见到凌云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那景京又立即讽刺道:“哼,我就知道你小子没种,没种就没种,还偏要在这里装腔作势,果然是……”
  
  只是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凌云给打断了:“我有说过我不敢吗?只是我觉得,就这点赌注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既然要约定,那不如就来点更刺激的。你看如何?”
  
  “什么刺激的?你直说便是。”
  
  景京面色一沉,一阵疑惑。
  
  周围众人闻言同样是一阵疑惑。
  
  但凌云却戏谑一笑,望向不远处那景京的师尊,也就是之前在晚宴上,故意将凌云和空闻等人座位安排在角落里的伏安。“很简单,若是你赢了,你想怎么样处置我都可以,包括取我性命,我也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若是你输了,那你的这位德高望重的师尊就得当着众人的面,给我日月神谷的空闻大师叫三声爷爷。不仅是这
  
  一次,以后每见一次都得叫三声爷爷。”
  
  凌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伏安昨晚那么嚣张?让空闻和日月神谷的炼器师丢尽颜面,那凌云自然要好好从他身上将这份颜面给讨回来。
  
  此话一出。
  
  现场所有人都是一阵惊愕。
  
  凌云……要不要玩这么大,都赌上自己的性命了。
  
  他就真的这么有自信吗?
  
  要知道这景京跟万堂一样也是天才炼器师,如今也早就是六品炼器师了啊。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没种,没种就没种,还偏要在这里装腔作势,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尊就有什么样的弟子。哎……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凌云学着之前景京说话的样子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