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武帝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听我指挥

      十五级防御器石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破碎。
  
      所有人都是完全惊呆了。
  
      这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结果。
  
      这更是他们并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凌驾于他们之上?
  
      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其中。
  
      袁记最是难以置信。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六品炼器师和七品炼器师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不知多少六品炼器师就是穷其一生,都未必能够跨越这条鸿沟。可他是……怎么办到的?”
  
      袁记差点就崩溃了。
  
      人比人,气死人。
  
      当自己不懈努力都未能达到的目标,但被其余人轻而易举就达到,而且还是一个根本都入不了自己眼中的小子,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受。
  
      甚至让人还非常愤怒。
  
      他怒。
  
      怒天道不公。
  
      也怒。
  
      怒自己的实力不够。见到袁记那愤懑的表情,凌云大概就知道他的内心,不由得摇头冷笑道:“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你连这一点都明白不了,那就说明你的心胸狭隘,心胸过于狭隘,那么你的格局就小,格局一小,
  
      以后的成就自然也就非常有限。”
  
      “以你这样子,恐怕这辈子最多也就这副鬼样子了。”
  
      说实话。
  
      凌云这看似是一种对袁记的嘲讽。
  
      但实则也可以算作是一种指点。
  
      就看袁记自己怎么理解了。
  
      若是这袁记能够从中悟到一些东西,或许对他还真有一定帮助。
  
      若是他什么都悟不到,那他这一生确实也就只能这样了。
  
      被凌云这般一通说教,袁记却并不觉得凌云这是在狂妄了,事实上,在场没有一个人再认为凌云是在狂妄。
  
      他可是一名七品炼器师啊?
  
      不说可以跟空闻大师平分秋色,但至少也接近了空闻大师那个级别。
  
      这样的人物,纵然他们有千百般难以接受,那也不得不对其敬重三分了,而凌云的姿态,也在他们众人心中愈发高大了起来。
  
      良久之后。
  
      空闻和七长老方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此时此刻,他们两人终于是勉强是接受下来了这个事实。
  
      而且相比于其余人对凌云多了几分敬畏。
  
      他们两人更多的是欣喜。
  
      对于空闻大师而言,凌云的出现,代表着日月神谷的炼器一道终于有望可以振兴了。
  
      而对于七长老来说,日月神谷出现了这么一个妖孽天才,那绝对是日月神谷的无上荣光。
  
      之后,空闻问凌云要不要继续测试后面的防御器石。
  
      凌云拒绝了。
  
      再往后测试已经完全没有必要。
  
      而且凌云也知道。
  
      他这随手铭刻出来的攻击器石,威力最多也就勉强能够轰碎十六七级的防御器石罢了。
  
      测不测都没有什么区别。
  
      凌云不再测试,空闻也就不再强求。
  
      凌云现在对他还有几分尊重,若是测试出来,凌云比他还要强,那他这日月神谷第一炼器大师恐怕都无地自容了。
  
      “凌云,七品炼器师徽章只能由炼器师公会的会长大人亲自颁布,等炼器师盛会的时候,你跟我一起前往炼器师公会便可。”
  
      “而一旦得到炼器师公会的认证,你将可以在炼器师公会获得非常丰盛的好处。”
  
      空闻略显激动地道。
  
      说话的时候,他脑中情不自禁地想象出其余三个势力的炼器师得知他们日月神谷中有着如此逆天炼器天才后,他们的表情不知会有多么的精彩?
  
      对于那所谓的炼器师徽章,凌云当然是毫无兴趣。
  
      但对于炼器师盛会,凌云已经做好了去参加的打算,因此在听见空闻说完之后,他便是直接点了点头。
  
      见到凌云点头,空闻更是面露喜意:“凌云,既然你是一名七品炼器师,那接下来你就跟我们一起修复这件宝器吧。如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以一并提出来。”
  
      空闻对待凌云也不再像是对待弟子一般,更像是对待同辈之人。
  
      这倒也不假。
  
      对于炼器师之间的相处来说,往往都是以炼器师的实力来论辈分和地位的。
  
      见到空闻对待凌云的态度都如此友好,其余炼器师自然就更是对凌云敬畏和客气了几分。
  
      “空闻大师,既然你让我提意见,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凌云淡淡一笑。
  
      “你尽管说便是。”
  
      空闻笑答道。
  
      “我的建议是,你们所有人马上停下手中的动作,放弃你们现在对这件宝器的修复方法,然后换一种修复方法。”
  
      凌云直接了当地开口。
  
      所有人都是一懵。
  
      这个修复方案,他们可是全都齐聚一堂,没日没夜地商量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终于确定出来的最佳修复方案。
  
      凌云提几个小意见,优化一下这个方案就算了。
  
      他竟然一开口就要他们将大家一起共同奋斗出来的成果全都放弃掉?
  
      这也太离谱了吧。
  
      “凌云,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一个人就这么看了一眼这件宝器,就能够想出更好的方案来?还有,你知道我们的方案是什么吗?你就让我们直接放弃?”
  
      袁记虽然态度稍稍好转了一些,但是心中的愤懑却难以平复,反正之前也跟凌云闹得不愉快了,所幸他也就不管不顾地冷喝道。
  
      “袁记,我确实就是看了一眼这件宝器,心中就有了更好的方案,你……不服?”
  
      “至于你们的修复方案,就更简单了。不就是集齐所有人的力量,然后利用……”
  
      凌云脱口而出。
  
      但随着他的话说出口,空闻、袁记和其余炼器师全都呆若木鸡。
  
      凌云说的方案正是他们商量了一个月才商量出来的。
  
      只有他们知道。
  
      凌云是怎么知道的?
  
      更重要的是,凌云之后还说了一通有关于这个方案的一些弊端,而且这些弊端一部分是他们所知道的,另一部分他们之前并未考虑到,经过凌云一说,他们一番思量,方才意识到确实如此。
  
      “凌云,莫非你真有更好的修复方案,不知道是什么方案?可否先说出来让我们参考一下?”
  
      空闻眼中精芒闪烁。
  
      “空闻大师,不是我不说。即使我说了,你们也未必懂。就像我之前说我是一名七品炼器师一样,你们不会相信,只有当结果出来了,你们才会相信。”
  
      “所以,我希望接下来,你们能够听从我的指挥,按照我所说的方案来进行修复,我保证,不出一个月,这件宝器必定能够彻底修复好。”凌云信誓旦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