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武帝尊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十几年前的往事

      第四百九十九章  十几年前的往事
  
      “死。”
  
      冰冷的一个字,从凌云口中冷冷爆出,如同死神宣判。
  
      那手中的青龙战剑如同山岳一般,天崩地裂地狠劈了下去。
  
      势如山岳,一剑惊心。
  
      浓浓的剑势,给人一种死亡的气息。
  
      凌云这一剑,势如破竹,迅即如雷。
  
      对方四人的剑招如同豆腐块一般,轻轻一碰就支离破碎。
  
      不但如此,那股剑势余威更是如同风暴轰击在了四人身上。
  
      “啊啊啊啊!”
  
      只听见四声惨叫。
  
      四人手中的剑纷纷掉落在地,整个身体全都倒飞了出去。
  
      他们的身体之上剑痕满布,面目全非。
  
      最后四人都重重地砸在地上,全都一命呼呼。
  
      “这”
  
      剑尘和柳如烟三人都是看呆了。
  
      他们之前都未曾亲眼见过凌云动手,并不知道凌云的具体战力如何。
  
      此番见到,凌云的表现将他们震惊得无以复加。
  
      一剑斩杀四人。
  
      而且对方四人都是天武境武者,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四人既然已死,凌云立即施展吞天熔炉将四具尸体全都炼化吸收,随即待剑尘调整一番,确定并无大碍之后,凌云方才直接问道:“剑尘,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何要置你于死地?”
  
      对于凌云的询问,随后被搀扶进剑庐,躺在床榻之上的剑尘不由得深深地叹息了一口。
  
      他看了一眼剑志,心底陡然一沉:“志儿,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
  
      剑志疑惑道。
  
      剑尘目光深邃,稍作沉吟,便是道:“刚刚那些人都是来自于一个宗门,叫做万剑宗。而你父亲和我曾经都是万剑宗的弟子。你父亲,也就是我的师兄,当时是万剑宗的大师兄,也是所有人眼中万剑宗未来的继承人。”
  
      “什么?父亲?”
  
      剑志心神一震。
  
      “不错,之前我告诉你你父亲已经死了,但其实他并没有死。如今他就被关押在万剑宗内,这一次我离开青龙域,本就是去打听师兄的消息,看师兄是否安好,如若有办法再将其救出来,可哎是师尊没用。”
  
      “父亲没死?”
  
      剑志面色更加动容。
  
      似乎父亲两个字在他心底同样有着十分沉甸甸的分量。
  
      剑尘点了点头:“之前跟你这么说,是不想你知道此事后去冒险。万剑宗可不是小宗门,在玄武域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如今被我曾经的二师兄元彻掌控着,如若让他知道你的存在,他一定会对你痛下杀手。”
  
      “那父亲他他还好吗?”
  
      剑志迫不及待地问道。
  
      “志儿,大师兄这些年虽然一直被关押在万剑宗的黑水地牢之中,但并无性命之忧。元彻还没有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意思。”
  
      剑尘宽慰道。
  
      剑志着急的心情稍稍缓和了一点。
  
      一旁的凌云和柳如烟却听得一头雾水。
  
      凌云干脆问道:“剑尘,你就别卖关子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们吧?剑志的父亲之前既然是万剑宗的未来继承人,为何又会被万剑宗关押在黑水地牢?还有他们为何要对你和剑志赶尽杀绝?”
  
      “师尊,志儿已经长大了,志儿想知道所有一切。”
  
      剑志同样表态道。
  
      剑尘叹息一口:“哎,罢了,这件事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十几年前,大师兄是我万剑宗第一弟子,颇受宗主大人赏识,当时宗门所有人都认定师兄就是我们万剑宗的下一任宗主,包括宗主他老人家也是这个意思。”
  
      “本来一切都风平浪静,直到剑志你的出生。你从出生起,就被宗主认定为血脉武者,是数百年来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你满一岁的时候,宗主甚至大设宴席,举宗同欢,热闹不已。”
  
      “但也就在那一夜,事情有了变故。”
  
      剑尘似乎回到了过去,脸上涌现出一股愤怒之色:“那一晚,宗主他老人家突然暴毙,是先中毒,然后被人活活杀死的,而杀死宗主他老人家的致命一击,是一套很不常见的武学,那套武者正是剑志的母亲:虞妃,所掌握的一套武道绝学。”
  
      “一时间宗门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剑志的母亲,认为她是特意迷惑师兄,从而潜入我们万剑宗的奸细。”
  
      “虞妃当时极力辩解,可也就在当时,二师兄和其余几位长老沆瀣一气,出面指正他们亲眼见到虞妃下药,并且派人去虞妃的房间详细搜查,然后在房间中搜出了跟宗主所中之毒相同的毒粉。”
  
      说到这里,剑尘停顿了一下。
  
      剑志脸上已经阴沉无比。
  
      凌云和柳如烟面色凝重。
  
      剑尘继续道:“虞妃百口莫辩,宗门弟子因宗主被杀害正处在愤怒之中,对虞妃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纷纷要求宗门将虞妃处死,给宗主报仇雪恨,唯有大师兄一人选择相信虞妃,并且极力庇护虞妃。”
  
      “也就在这时,二师兄元彻和几位长老利用志儿的性命作为要挟,让大师兄和虞妃承认,是他们联手一起杀害的宗主,目的就是为了尽早地让大师兄坐上宗主之位。”
  
      “大师兄和虞妃无可奈何,为了志儿的性命安危,不得不先答应了元彻和几位长老的请求,但前提是将志儿交给我,让我带走。”
  
      “后面的事情想必不用我说你们也能够想到了。大师兄和虞妃成为了宗门罪人,而元彻则是顺势坐上了宗主之位。我带着志儿离开了万剑宗。”
  
      说到这里,剑尘和剑志都是怒气腾腾,身上更是涌荡出了一丝丝杀意。
  
      “剑尘前辈,你是说,万剑宗的宗主是被元彻和那几名长老勾结起来杀害的,从而嫁祸到了虞妃和剑志父亲的头上,而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争夺万剑宗宗主之位?”
  
      柳如烟分析道。
  
      剑尘果断地点了点头:“虽然宗门其余人被蒙在鼓里,但是我却清清楚楚,这也是我从那一日起就离开了万剑宗,带着志儿躲到了青龙域来的缘由。”
  
      “师尊,你刚刚说我父亲被关押在万剑宗的黑水地牢?那我母亲呢?她还活着吗?”
  
      剑志突然问道。